搜索本站:
更多关键词 热门搜索:新手卡
给鹿鼎记投票
当前位置:鹿鼎记 >> 心情杂文 >> 记者采访

鹿鼎记超级感人图文小说——君生我未生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作者:紫背天葵 来源:网络 2012-5-14

  君生我未生之君来无声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天,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将去往何处。

  没有人愿意接近我,他们都认为我是妖孽,只因为我天生的一双紫瞳。

  我不知自己从何而来,只知道在我很小的时候,被带到那个人面前,那个人看见我后得意地笑了,从此我便寄住在那个人家里,这一住,便是五年。

  在我十三岁那年,那个人交给我了平生第一个任务,任务内容至今未知。

  我离开了那个地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到如今,已经整整两个月。

  走了整整一个上午,我在一棵参天大树下,闭目养神,微风轻轻吹拂着我的脸颊,我很快失去了知觉,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眼前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背对着我,遗世独立。

  我突然很慌张,心砰砰地跳着。

  白衣男子缓缓转过身,我微微地愣了一下,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却又偏偏想不起来。

  他只是那样远远地望着我,并不说话,似乎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我摸了摸我的脸,疑惑地看着他。

  不知多久,他缓过神来:“小姑娘,你资质奇佳,是百年不遇的奇才,不知可否愿意跟随我,继承我半生武学?”他冲我微微地笑,就像阳光般耀眼,我想,在那一秒,我彻底沦陷了。

  我点点头,他走过来,轻轻牵起我的手,我想我一定脸红了,他轻声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

  我黯然,摇了摇头。

  他微微叹息:“无家无名之人,一如我当年。今日我便为你取名叫梓潼,一来是为了纪念你那不知名的故乡,二来,也是源于你的这双紫瞳,你可喜欢?”

  我低头浅笑,挣开他拉我的手,俯身跪倒,朝他三叩首,然后轻启朱唇:“梓潼谢先生赐名,从此愿跟随先生左右,努力学武,定不负先生今日之恩。”

  我捕捉到了他眼里的一抹惊艳,我知道,我的笑容很美。

  谁家有女初长成

  先生带我回到了他住的山谷,满目青翠,轻轻地一呼吸,便可嗅到植物的芳香。

  “先生,这里好美啊!”

  先生微笑:“梓潼,从此这朝云珠海便是你的家了。”

  “先生,那你要教梓潼什么武林绝学呢?”我冲他眨了眨眼睛。

  先生宠溺地拍了拍我的头:“古人有云:‘济世凡尘中,扶伤心自平。回天皆奇术,妙手万物生。’说的就是我药师一门了。我药师一门始自神农,经历代相传,今则以朝云珠海为医者圣地,世之桃源。作为药师,需以救人济世为己任,凭大爱之心,拔除众苦,善疗诸病。血洒疆场之时救死医伤,以继我之后力。我药师一派,虽不以筋骨为强,却可运针用药安敌心智,掌敌我优劣之势,控阵前胜负之局。我说的这些,你可要牢牢记得。”

  我懵懵懂懂地望着先生,先生摇摇头:“以后你自然会懂得。”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同先生走遍朝云珠海的各个角落来认识不同的药草和其功效,先生是极为严厉的,我经常被先生罚的不能吃晚饭;先生又是极其温柔的,每次被罚,总是会在厨房留两个馒头,而我也总是半夜去厨房寻找吃的,这种默契,我们心照不宣。

  燕子飞去又再来,转眼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在先生的谆谆教诲下,将朝云珠海中的药草及药性全部熟记于心,并且能制作出上千种药物。

  先生对我是极其满意的,一日,先生把我带到朝云珠海圣地药王谷。

  “梓潼,我们药师的武器是法杖,今日叫你来此,是要为你选择你法杖的材料。”先生望着药王谷郁郁葱葱的树木,缓缓道来。

  “那要如何选择呢?”我四处张望。

  “你要用心去感受,感受哪棵树木与你有心灵契约。然后,在这万千树木中,找到只属于你的那一棵。”

  我点了点头,闭上眼睛,调整呼吸,去感受属于我的心灵契约。

  很微弱,很平和,很温柔,就如先生的目光,我没有睁开眼,凭感觉走向了它。

  当我摸到了粗壮的树干,我缓缓睁开眼,回头冲先生点了点头。

  我看见先生眼里那抹复杂的神情,小声问道:“它不可以么?”

  先生没有说话,只是挥了一下他的法杖,参天大树轰然倒地。

  第二天,我便有了属于自己的法杖,握在手里,莫名的心安。

  自此,我开始了我的习武之路,一学就是七年。

  七年之后,我已经从一个只会在先生身后问这问那的小女孩,成长成了一个陪伴先生到处济世救人的少女,人送外号“紫瞳仙子”。

  君生我未生之君去无语

  此情可待成追忆

  我以为,我和先生就可以这样一直在一起,过着御剑江湖的逍遥日子,可是,我忘记了,我是不祥之人,总是会为别人带来灾难。

  那一天,风和日丽,我和先生在丹药房制药。

  “哈哈哈哈,梓殇,故人来访,为何不出门相迎?”来人用的是千里传音,想必里朝云珠海还是有些距离。梓殇?是先生的名字么?

  先生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草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临走前嘱咐我道:“梓潼,你就呆在这里,莫要跟来。”

  “紫瞳仙子,可还记得,在我府中的日子?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呢?”声音近了一些。

  是他,是那个人,那个交给我未知任务的人,是我这几年过得太幸福了,居然忘记了他。

  我顾不得先生的嘱咐,飞奔了出去。

  刚一出丹药房,远远看见一袭黑衣背对着我和先生。

  黑衣男子转过身来,邪魅一笑:“梓殇,这次来我还是那个目的,你再考虑一下吧。”

  “我还是当年的回答,我不能为王爷效命。”先生面无波澜。

  黑衣男子了然一笑:“梓殇,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呢。”

  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紫瞳仙子,梓殇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身世呢?”

  我一愣,我的身世?我的身世和先生有关么?

  先生皱了皱眉:“梓潼,回丹药房去。”

  “呵呵,你想封印她的记忆到何时?你是不想让她知道你就是当年辣手灭了他全族的凶手么?”黑衣男子冷冷地说。

  我震惊了,灭我全族?这会是先生么?他那么温柔······

  “你住口!”先生挥舞起法杖,一道道绿色的荧光向那黑衣男子发起攻击。

  “紫瞳仙子,他灭你全族,夺取你族武功秘籍才有了现如今的江湖地位,你居然为你的仇人做事,实在是黑白不分!!你的族人九泉之下必定不能安息!!”黑衣男子一边阻挡先生的进攻,一边说道。

  我慌乱了,蹲下身子,抱着头,为什么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你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你有权力知道真相。”黑衣男子面对先生的攻击有些狼狈。

  我有权力知道真相。

  我站了起来,坚定地向他们走去,挡住了先生的一招后,我看着先生愤怒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先生,如他所说,请解开我记忆的封印。”

  先生收回法杖,眼神中有一抹痛苦的深情。

  “先生,我相信先生一定不会害我,所以,请把我记忆的那段空白补充完整,我要成为一个完整的梓潼。”

  先生闭上了双眼,再睁眼时已是一片清明。

  他挥了挥法杖,做了个结印,一抹紫光进入我的脑海。

  一阵眩晕之后,我看到了那段空白的记忆。

  记忆中的自己还是个几岁大的小女孩,姐姐抱着我,正惊慌失措地奔跑着。

  突然,一道绿光降落在姐姐面前,从绿光中走出了一名白衣男子,是先生。

  姐姐惊恐地望着先生,步步后退。

  先生微微叹息:“没用的,我们谁都逃脱不了各自的宿命。”

  姐姐低头嘤嘤啜泣:“梓殇,我们不该在一起的,如果当初选择了放手,今天的灭族之祸就不会发生。”

  先生低着头,没有说话。

  姐姐擦干眼泪,抬起头,恳切地看着先生:“梓殇,反正你们想要的都已经得到了,我不求自己苟活于世,只是妹妹她还小,能不能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饶她一条性命?”

  “你们是妖族,天生的紫瞳到哪里都会被认出。”

  姐姐凄凉一笑:“自此之后,天地间又何来妖族?梓殇,留妹妹一条性命吧,我会用法术,封印她的记忆,让她不会记起今日的悲伤,我只愿她做个平凡的女子,没有仇恨,没有法术,可以自由自在地过想过的生活,可以勇敢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人生。”

  一道紫光从姐姐手上进入我的脑海,我便昏昏欲睡。

  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我看见姐姐倒在先生的怀中,抚摸着先生的面颊,而她望着先生的目光,没有仇恨,却是那么温柔。

  我睁开双眼,绝望地看着先生。

  原来,我身上背负着这样的血海深仇。

  原来,先生如此爱怜我是因为对姐姐的愧疚。

  原来,先生爱的是姐姐,不是······我。

  姐姐啊,你何其残忍,让我面对这样的人生。

  我悲上心头,仰天大笑:“老天!!!我做了什么,你要如此待我!!”

  黑衣男子走到我身边,将一枚令牌交予我的手中:“这是你们家族世代相传的绝世令牌,你收好。”

  我茫然地拿起那个令牌,抚摸着令牌上的古老花纹。

  “杀了他,为你的族人报仇!这是你的宿命!!”黑衣男子恨恨地说。

  我抬眼看着先生,先生脸上依旧毫无波澜,我多么希望他能向我解释当年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可是,他没有。

  我闭上了眼睛,我承认,我下不去手,这么多年的相依为命,我早把他当做严师,当做知己,当做亲人。

  黑衣男子冷冷一笑:“呵呵,早就料想到你心软下不去手,幸亏我在你当年进府的时候,在你身上下了嗜心蛊,为的就是今日,夺你心智,取他性命!”

  黑衣男子开始念一些我听不懂的符咒,我突然心痛如绞,跌倒在地。

  “别再挣扎了,只要你放弃挣扎,就再也不会拥有痛苦。”邪魅的声音蛊惑道。

  不可以,我不可以让自己迷失心智。

  “你这样痛苦是为哪般呢?他连名字都不肯告诉你,可见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你落花有意,人家可是流水无情呢。”

  是啊,先生爱的是姐姐,他连名字都吝于相告,我只是他赎罪的方式,是他怀念姐姐的方式,是姐姐的替代品。

  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我再醒来,先生已经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我手中的令牌,隐隐发着紫光,而我的法杖,也变得通体血红。

  我忙飞奔过去,将重伤的先生扶起来,让他靠在我怀中。

  “先生。”我哽咽道。

  “梓潼,别哭,不是你的错。”先生说话有气无力。

  我尝试用我所有学过的招数治疗先生,但是都没有效果。

  “别白费力气了,我心脉已断,回天乏术了。”

  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流了下来,为我自己信念的不坚定。

  先生颤抖地从怀中掏出一颗药草,递到我面前:“吃了它,你的嗜心蛊可解。”

  我哽咽地吞下了药草,先生看后安心地笑了。

  “我的时间不多了,梓潼,以后先生不能照顾你了,你要自己好好保重。”

  “先生你不会死的,梓潼不要自己孤孤单单一个人。”

  “梓潼,你永远不会孤单。以后,就让雀灵代替陪在你身边吧。”

  先生挥了挥手,一只孔雀落在了他身边,爱怜地拿头拱着先生。

  “雀灵是我们药师的职业坐骑,颇通人性,你要好好待它。”

  我点点头,雀灵似乎听懂了先生的话,冲我叫了一声。

  “梓潼,先生只希望你能永远能够快乐,幸福。梓潼,我······”

  先生话没说完,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先生!!!先生!!!!先生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悲痛欲绝。

  “哈哈哈哈,梓殇,这就是不归顺王爷的下场,紫瞳仙子,请吧,王爷还在等你呢,你今日立下大功一件,该去领赏了。”

  我轻轻地放下先生的遗体,回过身来:“你该死!!”

  心中气血翻滚,左手法杖挥出凝穴,右手令牌直击心脉。

  看见黑衣男子倒下的瞬间,我轻轻地说:“先生,我为你报仇了。”

  我将先生的遗体埋葬在药王谷最大一棵树下,突然觉得好累,靠在树干上便睡着了。

  醒来时,已不知是何时间,只知道,阳光明媚。

  雀灵在我身边安静地守候,我骑上它,遨游于天际。

  从此无忧无虑,御剑江湖。

  只是感觉少了点什么,却总也想不起来。

  算啦,我是快乐的紫瞳仙子嘛。

  “雀灵,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啦。”雀灵配合地欢快鸣叫。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