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本站:
更多关键词 热门搜索:新手卡
给鹿鼎记投票
当前位置:鹿鼎记 >> 心情杂文 >> 心情故事

鹿鼎记穿越小说:回到清朝当佣兵(第2章)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作者:钊人2010 来源:鹿鼎记论坛 2011-03-31

前文回顾:第一章:我是佣兵(http://ldj.uuu9.com/xinqing/xqgs/201103/414381.shtml


第二章:陆家小姐暖烟

  “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昆明似乎得到上天的恩赐,成了一座升腾于高山,悬挂在太阳与彩云下的花园。在这界于圣洁和世俗的彩云之南,昆明彰显出大地和天空的本质--朴素、纯粹、美丽。

  此时,昆明城里。春风和蔼,杨柳依依,宽广的滇池有如一面硕大而光滑的镜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辉。

  宽敞的湖面上波光鳞鳞,游船如梭,船上不断的有嘻笑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们出游,情景甚是热闹。

  陆暖烟坐在湖边,任由微风吹摆那柔顺青丝。哼着小调,心情甚是愉快。她没理由不感到欢快,已经顺利跟“嗜血修罗”金刀人结成契约,父亲给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恰逢四月好时节,春风绿满地。也不赶着回扬州老家,嗯,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可以肆意游山玩水一番。虽说身边跟着个胆大包天的色狼。

  此时,某色狼正郁闷地蹲在湖边,身边大都是“主人”陆暖烟的行李,除了一个上路前巫婆寨主给他的包袱。

  李天扬,也就是如今的金刀人对着湖水,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一种畅快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口吐沫吐的真爽啊,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圈圈个叉叉,这个年代应该不会有带着红袖章的城管屁颠屁颠的来罚我五十块钱吧。

  金刀人打量着清澈水面中自己的倒影,剑眉星目,鼻如悬胆,笑容可亲,因为长期奔波的关系,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与这个时代清一色的白面才子们比起来,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如果换上一身仕服,恐怕比喜欢在湖中瞎吟几首破诗的那些傻X才子们还要风骚几分。“哎,真TM的帅。”某人还对湖面摆了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骚包地笑了笑。

  只可惜一身青布长衫,脚上一双漏了顶的破布鞋,与那些风流才子们的行头比起来,实在是有些寒酸。据某萝莉说,下人就得有下人的样。唔,男孩是要穷着养滴。

  路边走过的小妞们,只要打量一眼金刀人的这身装扮,根本不用看脸,就直接将他忽略了,目光直接投向了在寒风中凛立船头冻得瑟瑟发抖的那些所谓才子们。

  “呸,一群没头没脑没见识没眼光的女人。”感受到一道道冷漠的射线,金刀人忍不住低声咕噜几声。这是老子希望的么,是老子想这样的么。要不是那该死的契约束缚,小爷早就去行走江湖,万花丛中过了。

  听到身边那厮一直说什么女人神马的,陆暖烟本来满腔喜悦就顿时没了半,生了股无名之火。踹了踹那废话不停的家伙,“喂,大金牙,你有完没完。一直咕噜什么。还是在打哪个女子的主意。告诉你,别给我添乱,否则一脚伸你下湖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金刀人一下霍然站了起来,反而把陆暖烟吓了一跳,还以为那家伙失心疯要作恶,准备念咒语制住他。

  但是却只见金刀人睁大眼睛瞪住陆暖烟,作怒目金刚像,正义凌然道:“什么打哪个女人主意,我站在这里就是一幅最好的春药,用得着弄什么观音脱衣衫,如来大佛棍的么。”

  敢情这厮不是在意“大金牙”这个新外号,而是真的意图打哪个姑娘的主意?

  陆暖烟想起就一肚子气,随手拿出行李中的药师木杖,往那色胚死命地敲打。可是金刀人是什么人?杀手,还是拥有完美体格的天字号杀手。皮糙肉厚,这几下敲打连挠痒都算不上。小女孩也发现这厮的抗打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唔,是你逼我出杀手锏的,于是陆暖烟果断念咒语。

  金刀人看到陆暖烟停手了,当然不会以为这邪恶萝莉会轻易罢手。立即蹲下,双手捂住头,大声喊投降。他可不想大街大巷被别人当发羊吊围观,这糗事传出去还怎么拐骗良家。

  陆暖烟同样不会顾及某人的感受,叫他嚣张,叫他恐吓我,叫他那个啥,唔,总之要他不好受。

  且不理这边的闹剧,陆家夫人陈七七已经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老爷,你不是说暖烟去了朝云珠海找李世甄老爷子求药吗?都过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回来呢?”在一间古朴书房里,一个美艳妇人正在着急地团团转。

  “扬州离朝云珠海有多远啊,就那巴掌的距离,得去那么久吗。不就去拿药吗,又不是去那里旅游,就算旅游也该回来了啊。”美艳妇人还在一直唠叨,好像老爷不给个理由,就把他的耳朵唠出个洞。

  老爷陆十七稳若泰山,脸上一直是那副平静神色。坐在太师椅,悠闲地品着茶。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这时,大管家福伯进来了,轻声道:“十七爷,小姐的书信回来了。”

  陆十七呷了一口大红袍,刚伸出手准备去接,夫人陈七七已经快手把信抢了过来。急手急脚地把信打开,迅速浏览一遍,越看越心惊。

  “老爷,你好狠心呐。”陈七七抓紧老爷的手,带着哭腔道:“暖烟才那点大的人,你居然要她独自千里迢迢去昆明。而且还跟那个穷凶恶极的杀手契约,如果那凶人发起狂来怎么办啊!”

  夫人陈七七越想就觉得越不妥,松开陆十七的手。吩咐管家福伯尽快派族中高手去保护自己宝贵闺女安全回扬州。

  福伯看着老爷苦笑了一下,无奈地摊了摊手。

  “胡闹,”一直稳坐钓鱼船的陆十七忍不住怒斥自家夫人,“暖烟都多大人了,还不会照顾好自己吗。就是自小被你宠惯了,养成无法无天的性子。这样迟早会栽跟头。”

  陆十七站起来去摆弄了下那株前不久从钰龙拍卖场买回来的晓日红,悠悠道:“出去历练一下也好,那孩子燥了点。等她玩够乐足,回来了就跟老杀筹划一下暖烟跟那白家小子的婚事。都老大不小了,还是一个疯丫头,嫁入白家就该定性了。”

  修剪了一下节枝,加了点水。陆十七继续说:“也不怕暖烟去到那被欺负,嗜血修罗会跟着进白家。也别怕他会发狂,20年前龙泉寨主就欠我们陆家一个大人情。寨主亲自下了契约是出不了什么乱子的。”

  陈七七还是觉得不太放心,马上写了封信给福伯带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叮嘱要多吃多穿,早睡早起神马的。还特别告诉女儿别轻易惹那杀神,尽早回家。

  在滇池旁边像暴毙乞丐躺下的杀神,如果看到陆夫人的书信,大概也会直接跳进湖里去个水鬼,总比那个狗屁保镖来得快活。起码水鬼能欺负欺负人。


 本文由游久鹿鼎记会员“我想我是hai”转载发布于游久鹿鼎记论坛。原文作者:钊人2010

 原作者登录论坛,可领取相应的稿酬补偿。

 投稿或领取稿酬地址:http://bbs.uuu9.com/forumdisplay.php?fid=2075

争做转播第一人

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