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本站:
更多关键词 热门搜索:新手卡
给鹿鼎记投票
当前位置:鹿鼎记 >> 心情杂文 >> 心情故事

心情杂谈:用手机来比喻韦小宝的七个老婆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作者:zitong222 来源:游久鹿鼎记专区 2011-05-23

  鹿鼎记韦小宝与七个老婆的手机形象比喻

  以前读过一篇文章,大意说男人有了钱总是想换身边的女人,而女人出于性别劣势,换手机的感觉和男人换女人的感觉是有得一拼的,所以文章作者在经历了一系列感情危机后,频繁更换手机,陶醉在自己支配身边物件的当家作主情结当中。出于对作者的艳羡,我始终对此文印象深刻,只是,自己早已是昨日黄花,手机说到底已经换了七部,手机价值却有如我黄脸婆的身份,狂跌缩水十几倍,对身边持好手机的人充满了男人羡慕韦爵爷的情绪,可望而不可及。

  所以虽然更换手机的缘由与手机越换越新潮的人相左,但对这些手机的感情还是与旧时男子对妻妾的感情类似,我很愿意象韦小宝细数自己的糟糠之妻一样,把自己的七个“老婆”排一排队。

  当年我是个浪费的女孩,拥有手机较早。满街还是BB机到处响的时候,我就已经领导潮流拥有一部摩托罗拉有如砖头一样的模拟手机了。一千五百块,由于是第一部手机,我要按韦小宝老婆的出场顺序,把“她”定为建宁公主。而且在当时很少有人有手机的情况下,这部黑砖头的确贵为公主,掏出来费力地对着它信号模糊的机身一阵狂吼的时候,周围常常有羡慕的目光。“她”不配合通话的脾气也如同建宁公主的刁蛮任性,可在通讯产品日新月异的今天,“建宁公主”到底是假太后所生,威风不多时,暴露了身份就不入眼了。移动公司“模拟换数字”做活动的头一波,我就把“建宁公主”淘汰了。

  第二部手机权且称为方怡吧。使用时间较短,适合用在我对《鹿鼎记》印象最淡泊的方怡。好象是摩托罗拉心语系列1199,黑瘦狭长,倒也低眉顺眼。只是韦小宝喜新厌旧,把她淘汰给了上大学的表弟,隔几天传来了手机殉情掉到洗澡水里自杀的消息,永远走出了薄情寡幸的小宝视野。

  要狂热另结的“新欢”是小郡主沐剑屏---震憾上市的蓝屏诺基亚8250。现在手机已经发展到彩屏甚至彩信,无法想像当初我对那幽幽蓝光一见钟情的喜爱。可那时的我真就有如韦小宝初见小郡主一般朝思暮想,寤寐思服。终于咬咬牙花两千九百五把我的小郡主娶回了家,老爸老妈好一通臭骂:两个多月薪水换回这么个小电话?我毫不理会,欣喜地又花了好些小钱把我的小郡主从头到尾包装一番,每天爱不释手,铃声都设置了无数遍。睡觉都放在枕边。

  由于偏爱小郡主,所以我要咒骂那个记忆犹新的日子,我在一个酒店显然吃得过饱致大脑缺氧了,将我的小郡主遗忘在酒桌上。返回去取时已机去人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拨打时传来了令人绝望的关机提醒。我当场流下了真情的泪水。为我迎娶小郡主所花的银子。

  一起吃饭的同事将我手机丢失的消息很快传到单位。当时的男友---现在的老公一听说,积极帮我多方寻找未果。他安慰我说: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句话说完没几天,我就接到了他给我的意外惊喜:一部波导女人心。这手机当时在电视上广告势头正汹,一个雍容华贵的模特,一袭华美的晚装,脖子上小小的心型的银红相间的手机透出了极致的诱惑,足以杀伤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韦小宝的七个老婆当中,只有教主夫人---苏荃浑身散发出来的精致女人香,可以与这一款手机匹敌。爱屋及乌,我自然对送手机的有心人感激VS感动不已,一时将他视为及时雨,他的表情倒也轻松自如。然而隔几天他邀请我和他同学一起吃饭,他同学看了我展示的手机,竟然颇为惊讶。其中一个同学最后表情严肃地对我说:“他上大学的时候很节约的,现在居然值得花三千三百多块送你手机,你完了,跑不掉了。”我顿时觉得手中的“苏荃”沉重起来。随后果然经历过一番徒劳挣扎后,终于从一部手机为始,向这个有心的男人缴械。

  婚后的男人终于原形毕露。当他得知我的“教主夫人”不慎丢失在一辆麻木车上之后,咬牙切齿地边骂我是败家子边急匆匆地寻找。彻底断了找回来的希望后,又不忘把我的平时因为臭记性丢东西的事情深挖出一大堆做深刻地批判,最为过分的是不理会我的恐吓将我丢手机的事情添油加醋地传到我们家太后耳朵里害我饱受精神暴力。自知理亏的我反驳他:“当初我丢手机的时候你咋不这样哩?还安慰我什么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他大吼一声:“废话!那时候你丢的不是我的钱!”那嘴脸让我想到如果我没有工作要靠他养活,他不把我当女奴才怪。

  女同胞们啊,婚门一入深如海。请相信我绝不是危言耸听。婚前对我百依百顺的男人,竟然以我的糊涂为借口,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摩托罗拉V66淘汰给我,自己抱回了一个既可以拍照片又可以听MP3的超新款诺基亚。那个诺基亚不是小宝的老婆,不排座次,这个我看不顺眼的V66显然就是那个见风使舵的阿珂了。先事郑公子,郑公子移情别恋方才转投小宝哥我的怀抱,和她老子李闯王一样脑后长反骨,令公子我如孔明之对魏延,一生厌弃之。公子我被迫花心,同时购买了一部中兴的小灵通,当了好一阵子“双枪将”。

  报复郑公子的机会终于来了。一向在我面前吹嘘从不丢东西的老公,百密一疏,把本市男人将手机别在腰间的不良习惯带到广州,在公共汽车上被一伙贼人明目张胆地抢劫。这伙恶徒迅速消失在光天化日之下,留下瞠目结舌的我们,被周围看客七嘴八舌的指责淹没。“在广州怎么可以把手机别在腰上啦……”“一看就是外地的啦……”“不要报警,手机丢了就不要指望找回来了……”……这就是广州。好心人的肺腑之言焉能不听。头一次遭受丢手机之痛的老公手中一支烟三口就吸到了头,表情之严峻令我不忍心让他说话和走动,保持冷静头脑迅速帮他办完了卡的挂失和补办。然后他在广州期间,我的阿珂又重新回到了郑公子的怀抱。

  这段是个花絮了:在广州转变了带手机习惯的“郑公子”,回本市后依然保持着不把手机别在腰上的习惯。结果由于口袋漏了,终于把那阿珂丢了。周围的人又是好一通七嘴八舌:“把手机别在腰上不就没事了吗?”――插叙,告诉大家入乡随俗的重要性。

  我后娶的那小灵通叫她曾柔吧。惭愧惭愧,这小妮子虽相貌平平,但环保无辐射,象曾柔不和王屋山的反贼一起刺杀韦小宝一样关心本人健康。可惜她的小宝老公烂泥扶不上墙,为贪小便宜获得一张二十块的电话卡,舍近求远跑到邮电街去交话费,结果是欣喜若狂地举着赠卡从人群里挤出来时,一摸口袋,“曾柔”没了。拾金不昧的故事在别人身上多有演绎,我有个同学还因丢失的手机被送回成就过一段浪漫佳话,但在我身上,竟然从未发生。这次也一样。当我确信我的曾柔找不回来后换了个电话给老公汇报,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平静得如同听我说刚打死了一只苍蝇。估计是价值没上五百元的缘故。他很平静地安慰我:“没事,再买一个吧。去看看有什么做活动的特价小灵通没有。”

  一方面知道自己不争气,一方面也清楚自己昨日黄花的身价即使满地打滚也无济于事。我对手机的要求已经降为能打电话,能当闹钟,能发短信的“三能”标准。女人结了婚,手机终于和人一样越换越朴素。不过手机也不是“建宁公主”年代,拿出来能多多少少满足一点虚荣心的时候了。我就亲眼看到前面走着一个肩扛两捆包装纸盒的壮汉,边走边在打一个比我手里物件强多了的手机:“什么?神龙小区那边纸壳子多?好,我马上过去……”

  所以我对现在已经安全使用了一年的288元的特价小灵通感情越来越深了。如果让十个男人投票选择韦小宝的最佳老婆,九个会投双儿一票。双儿是几乎绝种的好老婆。出身虽寒微,但此女重情义,不吃醋,是个贤内助,外形也小巧可爱。我对现有小灵通的感情就如小宝对双儿,愿拿《四十二章经》去换她啦。

  

 

争做转播第一人

鹿鼎记心情,鹿鼎记杂文,鹿鼎记相关文章

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