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本站:
更多关键词 热门搜索:新手卡
给鹿鼎记投票
当前位置:鹿鼎记 >> 心情杂文 >> 心情故事

你可曾还记得鹿鼎记丽春院的苏若之一

[挑战编辑部] [已跟帖条,共0人参与]作者:顾小朵 来源:官网论坛 2012-5-7

  扬州的冷雨冰冷的打在她那美丽而又倦怠的脸上,顺着那优美的线条滑落下来。滴到地面的水里,打起一层水花,带着一圈圈浅浅涟漪散开。

  苏若有点彷徨,或许望的旧了,盼的久了自然就成了一种习惯。

  丽春院里,依旧是霓虹灯火,燃珊了多年,直到一批清倌人年华渐渐老去再来另外一批。

  周而复始,从不停歇。

  三年前,他说,我会回来。

  于是,她说,我等着。

  转眼,从那时的芳华绝色变成了如今的倦怠沉寂,而他只是那心里的一方影子,从未变过。

  “小姐,该回去了,杨妈妈恐怕要让人来寻了。”

  身侧的丫鬟打着雨伞走过来,脸上带着关切。她跟随她了三年,她从来都是只卖艺不卖身。如今……杨妈妈言明,这次的花魁,非她莫属。

  古扬州,烟花之地,每隔三年会出现一次花魁娘子的评比。而这一次,正巧让苏若赶上。

  她抬起手,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那雨水被她轻轻擦拭。与其说等着,不如就听天由命。若是他还记得她分毫,绝对不会一走便是三年。

  三年前,锁魂窟掌门突然暴毙,他被传为是金鼎门派去的卧底,暗中下毒,杀了掌门。

  追杀数日,他疲惫不堪,身上无处暗伤。他觉得,这次恐怕就要死在这里了。

  天公不美,下着淅淅沥沥的雨。她刚巧拜佛回来,孰知正撞上他。

  原本,他是想要杀了她,以免惊动了别人。然而,她的那双眼睛,让他再也下不去收。拔出的剑重新缩回鞘内,放出的杀气也一同被掩盖起来。

  她惊了,望着他满身的污血有点说不出话来。恐怕,他也是个苦命的人。于是,她将他偷偷的带入了丽春院,藏入了自己的房间。

  那时的她还是个清倌人,虽然杨妈妈对她很好,却也不会就那么容易放过她。原本,她是京城内官宦人家,父亲犯下过错,连累家人一起受罪。男丁充军,女人则是为奴。

  她被卖入这丽春院中做了清倌人,或许将来的一天就会成为一段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的青楼女子。虽然如此,但他从来么有怨过谁。这是命,怪不得任何人。

  他的伤,被她细心治疗,终于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然而,只是过了三天,锁魂窟大批人马便到了扬州。这个烟花地,如今却变得有些江湖气。

  那天夜间,门被捶的哐哐响。她起身将屋内的灯点上,他则是躲在沙曼之后随时准备拔剑相迎。

  “谁啊!”她望了他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问。

  熟知,回答她的却是杨妈妈的声音。

  “苏若,白莲病了,今天你来替他服侍客人。”

  她一惊,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然而,此时却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的。杨妈妈的手段,她很清楚,自然不会放过不听话的人。

  她打开了门,却见门外站着一群身穿紧身衣甲,腰间带着佩刀的男人。

  她一愣,随后啪的一声将门再次关上。“妈妈,怎么那么多人,我,我还么穿衣服呢!”

  杨妈妈再次拍起了门,“小骚蹄子,快开门,这些人是锁魂窟大爷,得罪了他们你我都会没有命的。”

  苏若一想,随手解开了衣服。这数天,她从来么有解开过衣服睡觉。如今却脱了衣服,将头发弄的凌乱。咬了咬牙,缓缓将门打开。“妈妈,可容我穿件衣服。”

  她原本就是天生丽质,虽然不曾使用脂粉却依旧盖不住她的绝色之姿。白色的皮肤似乎染上了一层月华,漂亮的锁骨如同附在身上的一只漂亮的舞蝶,沟壑的那种美,带着一种轻巧的韵味。

  门外男人一瞧似乎看呆了,只听杨妈妈一声轻咳,他们便忙将脸别了过去。“我看并不在这个屋内,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找。”说罢,转身便离开了。

  杨妈妈冷哼一声,“还不快关上门。”

  苏若苦笑,将门再次合拢。

  转过眸,瞧见的却是他的惊讶。他手里拿着泛出寒光的宝剑,表情却是严肃无比。

  “为我,你不必如此。”他说。

  苏若一笑,“我也是在救自己的命罢了。”

  他有些惊呆了,望着眼前的女子。她虽然已经将衣服合拢,可他却无法再转开自己眼睛。

  “我会娶你的,你等我。”

  这次变成她呆了,他从来都是沉默寡言,然而他似乎给她一种正派的感觉。或许,她是不了解他,可是她却很想去信任他。

  丽春院,终究不是要呆一辈子的地方。有个希望,或许她便能多熬一天。

  “好,我等你。”

 


来吧!激活码,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唯一微信号:u9newgame

争做转播第一人

评论

热门评论

最新评论

评论读取中...

已经有评论0条,共0人参与,查看全部评论